字體大小 + -護眼 關燈

第二百四十一章 黑黑的黑樹林里

發布時間: 2019-04-13 19:34:16

TiaoYuxs.com跳魚小說 鄉村辣文、官場盜墓

第二百四十一章 黑黑的樹林里

林晚秋聽了徐東的話,乖乖的走過來,從兜里掏出了一張百元大票,直接給了司機,而那司機連錢都沒找,直接一腳油門,揚長而去。

“哎,你怎么不找錢呢?”為了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,徐東跳著腳的要那個司機找錢。林晚秋并沒有被徐東的模樣都笑,而是一本正經的看著他。

“晚秋,這錢我明天還給你。”徐東轉過身,不好意思的說道。

林晚秋搖了搖頭,輕聲的說道,“不用了,你忘了,我還欠你一大筆錢呢。這點錢不算什么就當是分期付款還你錢了。”林晚秋的語氣顯得十分的平靜,沒有了以前見到徐東時的那種害羞了。

徐東借著微弱的月光看著林晚秋,他只覺得林晚秋的胸前一片白花花的,好像還泛著淡淡的光澤,讓徐東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上一摸。

“怎么了?怎么不說話?心情不好?”徐東牽起林晚秋的手,拉著她朝學校里面走去。許是喝了酒的緣故,徐東只覺得胸前悶悶的,下身的堅挺瞬間就腫脹起來,想要把林晚秋狠狠的壓在身下。

而林晚秋并不住的徐東心里的想法,而是直勾勾的看著他橋自己的手,心里有點小鹿亂撞的感覺。

徐東還是有點私心的,將林晚秋帶到學校里有名的小樹林中,這里晚上一片黑暗,就算在這里做點什么,別人都看不見,只能聽到聲音。

“我問你呢,你怎么了?”徐東停下腳步,面對面的和林晚秋站在一起,借著月光打量起林晚秋的臉蛋。

白皙的臉蛋上泛著淡淡的關澤,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的光滑。卷翹的睫毛微微顫抖,像蝴蝶的羽翼一般。柔、軟的小嘴微啟,徐東甚至都感覺自己看見了林晚秋那調皮的舌頭,這讓本來就有點激動的徐東變得更加的激動。

“我沒怎么啊?什么事都沒有。”林晚秋不肯說出自己心里的難受,她是看見了徐東和李婧手挽手的樣子,所以才難受的。

徐東輕笑,將林晚秋攬在懷中,“沒事就好。”徐東還拍了拍林晚秋的后背,心里的那股戾氣再見到林晚秋的那一刻,全部消失不見。

徐東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,在林晚秋的后背來回的亂、摸。身子更是貼在林晚秋的身后,想要干什么,林晚秋的心里是明鏡的。

“行嗎?你看它都變了。”徐東拉起林晚秋的手伸進自己的褲子里,放在自己的兄弟上。在會所的時候,就被李琳那個小蹄子弄硬了,還沒有釋放出來,就被李婧打斷,弄的徐東還以為他從此以后都不行了呢。

林晚秋的臉紅了起來,在輕柔的月光的照耀下,還顯得有點嬌、媚的感覺。徐東看的入了迷,猛地將林晚秋抵在一顆光、禿禿的樹干上,堵上了林晚秋柔軟的唇瓣。

撬開林晚秋的齒貝,靈巧的舌頭滑進了林晚秋的嘴里。林晚秋也開始回應徐東,靈巧的舌頭在徐東的舌頭上來回的跳竄,用力的吸、允著徐東的舌頭。

徐東立即感覺到舌頭上傳來一陣酥酥、麻麻的感覺,那個不安分的兄弟也被林晚秋有一下沒一下的捏著。

僅片刻的時間,情、欲就彌漫在徐東和林晚秋之間。徐東更是撩起林晚秋的長裙,將她筆直修長的玉、腿掛在自己的身上,隔著布料在她的那里,上來回的蹭著。

林晚秋像一頭小豹子一樣,咬著徐東的舌頭,一股疼痛的感覺傳遍了徐東的口腔,到給了他一股很刺、激的感覺。

徐東的大手一把將林晚秋的小內內扯了下來,露出了沾滿露水的花、徑,徐東的手指在林晚秋的那里上下來回的摩、擦,帶出了更多的露水。

一切都是水到渠成,沒有了任何的掙扎,林晚秋自己也是雙眼瞇著,無力的靠在江山的肩頭上輕輕喘著,鼻子里輕聲的哼哼著。

過了一會,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。黑黑的小樹林中響起了此起彼伏的低、吟聲,徐東甚至都聽見了那一陣陣啪啪的聲音。

徐東立馬停下動作,瞪大了眼睛看著林晚秋。他并不擔心被人看見,但是同時和這么多人一起做那種事,徐東還是有點不太習慣。

那感覺就像是好幾張床,他們都躺在一個房間里做那事一樣,那場面還是有點詭異的。而林晚秋早就害羞的不行了,將腦袋埋在徐東的胸前。

“快點吧,一會讓別人看見就不好了。、”林晚秋在學校里可是個乖乖女,她可不想被別人看見自己和一個男生在這里做著那事。

“好。”徐東也覺得很有必要加快速度了,徐東抱緊了林晚秋的大腿,加快速度沖擊著,折騰著,林晚秋死死的抱住徐東的肩膀,愣是不想讓自己叫出聲。

林晚秋咬上了徐東的肩膀,那股疼痛感愣是給徐東帶來了更大的刺激,腰部的動作更加的賣力,一下一下的直接用盡了全部力氣,進入的最為干脆,徹底。

一滴一滴的露水從兩人的腿、間一點點的流出來,都滴在地上。林晚秋忽然揚起頭,烏黑的頭發掃在徐東的臉上,弄的徐東好癢癢。

一陣快速的沖、刺之后,徐東抱緊了林晚秋的身體,和她一起進入了云端,億萬兄弟全都釋放在林晚秋的身體里,順著她的花、徑慢慢滴在地上。

大概又過了幾分鐘,林晚秋才從那飄渺的感覺中解脫出來。狼狽的從徐東身上下來,原本梳的整潔的頭發此時已經凌、亂不堪了,臉上還殘留著一抹潮、紅,過來人一看就是剛做完那事的。

“我,我先回去了。”林晚秋也顧不得整理凌亂的頭發了,轉身就要走。

徐東一把拉住林晚秋,幫她整理好衣服和裙子,貼心的把她的頭發整理好,做完這些之后,徐東才讓林晚秋離開。

林晚秋離開之后,徐東也整理好自己的儀容,慢慢的從小樹林中走出來。陰霾的心情瞬間消失不見,像是得到了解脫,得到了釋放。

TiaoYuxs.com跳魚小說 鄉村辣文、官場盜墓
快乐时时彩导航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