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大小 + -護眼 關燈

第二百四十三章 百補償你

發布時間: 2019-04-13 19:34:22

第二百四十三章 補償你

徐東撇了撇嘴,他的臉現在還疼著呢。不過,這也不能怪李婧,誰讓他見到胸大的女人就有點把持不住呢?

還是趕快哄好這個大小姐吧,徐東兩根手指快速的在手機上打著字,說些好話哄哄李婧。短信發好了,徐東雙手枕在腦袋底下,躺在床上。

過了大概兩分鐘,徐東的手機就叮的一聲響了起來。他趕忙爬起來,短信是李婧發來的,意思大概是說,徐東今天讓她丟了面子,以后一定要還回來。

徐東想了想,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有什么過分的要求。當即就答應了李婧的請求,手指快速在手機上飛舞。

徐東眨了眨眼睛,心里在琢磨李婧會要他怎么補償她。徐東儼然一副很正義的樣子,一副來者不拒的樣子。

時間很晚了,徐東的上眼皮和下眼皮開始打架。等不到李婧的回復,徐東索性先睡覺了。一切等明天再說,睡眠不充足,可是會誘發很多疾病的。

第二天一早,徐東就被孫猛折騰了起來,“干什么啊?”徐東還沒有睡醒,睡眼朦朧的看著一臉興奮的孫猛。

“都什么時候了,你還睡覺。快點起來吧,有好事了。”孫猛用力的拽著徐東,想把他從床上拖起來,手里還拿著一張紙,上面寫滿了字。

徐東拗不過孫猛,只好光著身子坐了起來,用手背揉了揉眼睛,“什么好事啊?”徐東一臉的茫然,一眼就看見孫猛手里拿著的紙。

徐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孫猛手里的紙搶了過來,就幾個紅色的醒目大字映入徐東的眼睛里,面具舞會……

徐東瞪大了眼睛,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,“面具舞會?”徐東一字一字的把自己看到的東西念了出來,難不成孫猛說的好事就是這個?

“是啊,面具舞會。就在這個周末,你去不去?”孫猛跳上徐東的床,笑嘻嘻的看著他。這可真的是一件大好事,舞會啊。那可是美女聚集的地方,雖然每個人都必須帶上面具,看不見誰是誰,但人和人之間會有股神秘感,讓人會有股神秘的感覺。

“你要去?”徐東對這種舞會什么的不太感冒,不過看孫猛的樣子好像很有興趣。徐東忍不住多嘴問了一句。

“這種場合,我必須去啊。我的女神也要去呢,你也去吧,跟我一起。給我點力量……”孫猛舉起手臂,露出了他為數不多的肌肉,就這點肌肉都敢拿出來顯擺,徐東忍不住在心里鄙視了孫猛一下。

“如果那天沒有事的話,就去唄。”徐東聳了聳肩,算是被孫猛逼的答應下來。

徐東的話音剛落,手機滴的一聲響了起來,徐東看了還處在興奮中的孫猛一眼,順手拿起手機,短信還是李婧發過來的,徐東點開看了看,大致的內容是說讓徐東作為她的男伴參加周日的面具舞會,這也算是對她的補償。

徐東無奈的笑了,他知道有這個面具舞會時心里就猜,李婧肯定會讓他陪她去參加舞會的。誰知這念頭剛閃現,李婧這小丫頭就發來了短信。

好吧,既然都答應李婧要補償她了,就好人做到底,‘好,我答應你。’徐東快速的在手機上打出這幾個字,然后發了過去。

今天上午沒有課,徐東還想躺床上賴會,他猛然想起昨晚發生的事,不禁對那個叫成全的有點好奇起來。

能出入那么高級的會所,看來他還不是個官二代就是個富二代。

徐東皺起眉頭,翻了個身,好奇的問著正在選衣服穿的孫猛,“你知道有一個叫成全的人嗎?”成全要是富二代的話,想必學校里的人都會認識他。

“成全?不認識……”孫猛連個正臉都沒有給徐東,就說不認識。這可把徐東郁悶壞了,不知道為什么,徐東總是在心里會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覺,而讓他有那股不安感覺的人正是成全。

“真的不認識?”徐東不死心,又大聲的問了一遍。

徐東把孫猛問的有點煩了,他皺著眉頭轉過身,“說了不認識,別煩我,我正忙著呢。”孫猛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都翻了出來,他在選周日舞會要穿的衣服。

徐東鄙視的看了孫猛一眼,自顧自的躺了下來,腦中一個勁的回味著昨晚發生的事情。看來他有了一個躲在暗處的敵人。

算了,船到橋頭自然直吧。徐東嘆了一口氣,拿起手機,給謝心妍打了個電話,問了一下那邊的情況,還好,一切運轉良好,根本不用徐東擔心,他只需要等著每個人的分紅就好了。

“那你想我了嗎?”謝心妍甜甜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了過來,她此時和徐東一樣爬在床上,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裙,是透明的喲。

“你猜呢?”徐東邪笑,手指把玩著他的枕頭。笑的那個甜呢,想喝了蜂蜜一樣,語氣也比以往的要溫柔了很多。

徐東異常的樣子讓孫猛忍不住回頭多看了他兩眼,對著電話一個勁的笑,孫猛還以為徐東在發什么神經病呢。

“肯定沒想,大學里那么多美女,哪還記得人家啊。”謝心妍嘟著小嘴,那樣子別提多美了,只是徐東沒有看見,有點可惜了。

“美女是很多,但是都沒有你好看。”徐東的嘴像是被抹了蜜一樣的甜,把謝心妍哄的極其開心,電話那端的笑聲不斷。

“等著吧,我會給你一個大驚喜的……”這是謝心妍在掛斷電話之前跟徐東說的最后一句話,弄的徐東心里像是被貓抓一樣,癢癢的很。

“到底是什么驚喜呢?”徐東躺在床上嘀咕著,他就算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,女人們的心思一直是很難猜的。

徐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,像躺在熱鍋上一樣,輾轉反側。謝心妍,等著老子見到你之后,要怎么折磨你。這是徐東此時此刻最迫切的想法,留了個懸念讓他心里難受,這女人是不是老天爺派下來折磨他的?

快乐时时彩导航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