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大小 + -護眼 關燈

第二百四十八章很 很好聽的名字

發布時間: 2019-04-13 19:34:36

TiaoYuxs.com跳魚小說 鄉村辣文、官場盜墓

第二百四十八章 很好聽的名字

“你管誰報的警干什么?現在是我要你配合調查呢。”美女警察姓梁,叫梁歡。她這個人的性格像男孩子一樣,但內心卻跟女孩子一樣飯溫柔細膩,屬于雙重人格。

“好好,我保證配合調查。”徐東被梁歡吼的有點耳鳴,有點找不著北的感覺。

徐東被梁歡帶走了,還穿著渾身是血的衣服。一動就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傳來,弄的徐東有點暈暈的感覺,有好幾次差點沒吐了。

徐東把自己看見的全都說了出來,一個字都沒有說謊,可梁歡還有點不相信。愣是讓徐東說了三四遍,結果徐東一下子就有點冒火的感覺。

如果不是看她是個女警察,徐東當場就會翻臉的。

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等梁歡放徐東離開,已經是半夜了。徐東現在的火氣很大,最好誰也不要來招惹他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這是徐東臨走前問梁歡的問題,都聊了這么久了,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,徐東覺得有點太委屈了。

“啊?”梁歡微微一愣,卸下了冷酷的表情,白皙的臉蛋上飄上一朵紅云,有點害羞的樣子。長這么大,她還是第一次被陌生的男人問名字呢。

“梁歡……”梁歡此時的狀態完全一副嬌羞的小女人的神態,看的徐東一愣一愣的,心里忍不住嘀咕起來,這前后的差別實在是太大了。

“我記住了……”徐東揚了下眉毛,酷酷的轉身就走。留給梁歡一個沾滿鮮血的背影。徐東還覺得自己的背影和轉身的動作很酷呢。

等徐東回到學校,大門早就鎖上了。徐東無奈之下,只好給李心悅打電話。讓她出來把自己領進去,誰讓她是徐東的導師呢。

電話很快就接通了,李心悅含糊不清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,“誰呀?什么事?”現在是半夜兩點多,正是李心悅睡的正香的時候,被電話吵醒她已經很不爽了。

“我是徐東,我在學校門口,你能把我領進去嗎?”求人家辦事,首先態度要好,徐東是報著這個心態跟李心悅說話的。

“這么晚了,你怎么還在校門口?”李心悅聽到徐東的聲音,立馬精神了起來,還以為徐東出了什么事了呢。

“具體的等一會在跟你說吧,您先出來把我領進去好不好?”徐東像個幽靈一樣在學校門口亂逛了很久了,李心悅再不出來的話,他就被別人當成幽靈拉走了。

“好吧,你等一下。”李心悅啪的一下掛斷了電話,急匆匆的穿上個外衣,披頭散發的就從宿舍里出來了。

李心悅一直在學校安排的教師宿舍住著,所以她是最適合把徐東領進去的人。

徐東大概在門口等了十分鐘,披頭散發的李心悅穿著拖鞋,一點也不顧及自己的形象,出來了。

她跟門衛調諧了很久,門衛才肯打開大門,讓徐東進去。這可是李心悅不顧想象的調諧了半天的結果。

徐東作為男人,很負責任的將李心悅送回教師的宿舍樓下。夜是那么的寂靜,徐東和李心悅兩個人站大樹下,顯得有些突兀。

“說吧,又出什么事了?”李心悅環著雙臂,輕聲的問道。她現在可是一點別的想法都沒有,只是想知道徐東又惹什么禍了,她可不想等到明天早上被主任叫到辦公室之后,才知道。

“這次不關我的事……”徐東就知道李心悅肯定是誤會了,所以趕忙為自己解釋起來。關鍵的是,這次他到現在都不知道柳云峰是什么原因被打的呢。所以他也不知道該和李心悅說什么才好。

“那你說,是因為什么?”李心悅不打算那么輕易的放過徐東,誰讓他大半夜的把她叫起來,不問清楚的話,她不甘心把徐東放走。

“我也不知道,等明天柳云峰醒過來之后,我才能知道原因呢。”徐東無奈的說著,他的眼睛已經處在快要睜不開的階段了,他現在必須要馬上回去,換下身上的衣服,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覺,所有的事情一切等到明天早上再說。

“你沒騙我?”李心悅挑了挑秀眉,疑惑的輕聲問道。

徐東立即點頭,眼睛都已經閉上了,他不知道一會該如何回到宿舍,還爬上四樓。

“沒事的話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徐東睜開一只眼睛,含糊的請示著。

李心悅有點生氣,已經好幾天沒有看見徐東了,今天好不容易見到,可她還沒有跟他說上兩句話呢,徐東就要回去,李心悅有點不甘心。

“著急回去干什么?”李心悅微笑,上前一步,雙手搭在徐東的肩膀上,勾引的意味明顯。

不是徐東不想,是他實在是太困了,睡眠不充足的話,可是會留下黑眼袋的,到時候就不帥了。

“我說大姐啊,現在是凌晨兩點多,你說回去干什么?當然是睡覺了。還有啊,你聞不見我身上的血腥味嗎?我已經被這血腥味熏了一個晚上了,實在是受不了了,必須回去把衣服換下來了。”徐東環住李心悅的窈窕細腰,他真的有點堅持不住了,必須要睡一會去。

“那好吧,你走吧。”李心悅放開了徐東,還在徐東的唇上親了一口,這也算是她幫徐東開門的答謝。

徐東邪笑著,掐了掐李心悅的臉蛋,然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徐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,當他脫了衣服躺在床上的那一刻,他真的覺得幸福死了。

沒用一分鐘,徐東的鼾聲變響起,宿舍里只有徐東一個人,他別提多爽了,怎么打呼嚕都沒有人管,真好。

徐東一覺睡到第二天早上,也不知道幾點了,連早上的課都沒去上。還是李心悅跑到他的宿舍里,將徐東叫起來的。

“什么事啊?我還沒有睡醒呢。”中醫是很注重睡眠的,他必須要保持睡眠的質量,這第二天才能有充足的精神去做別的事情。

“我真是服了你了,求你少給我找點麻煩好不好?”李心悅無奈極了……

TiaoYuxs.com跳魚小說 鄉村辣文、官場盜墓
快乐时时彩导航站